勐宋蚌岗:酒与肉,茶的前戏_新闻资讯

勐宋蚌岗:酒与肉,茶的前戏

时间:2019-07-13

还未至蚌岗,我们的向导就接到李振华的电话,询问我们在不在他家吃午饭,说是今天杀冬瓜猪。我到他家里的时候,他邀请的朋友、邻居已经在忙着做美食了。


我好奇地问:“现在距离过年还早,怎么就开始杀猪了?”


李振华说:“这段时间非洲猪瘟影响比较大,不敢吃超市里卖的猪肉……新鲜的猪肉里发现有虫子,实在不敢买了,就杀家里养的猪。没有肉吃,生活怎么过啊!”


蚌岗的冬瓜猪一般是养至50公斤时宰杀,仅多到60公斤,因为再继续养下去也很难增加其重量。李振华说:“最大(重量)的能养到70公斤,但代价是多养一年,并不划算,还不如重新再养一头小猪,养一年也能长到50公斤,比继续养那一头的多长出来的10公斤要划算得多。”这是一笔非常清晰的经济账,尽管冬瓜猪不会这么想——它们怎么想我们并不知道,但只要是生命,连一棵茶树都会努力去战胜各种竞争植物、努力活下去,活成一棵古茶树,何况是动物?这是生命的本能!


蚌岗人也不会随冬瓜猪的意——在安全与美味的驱动下,该吃时还是要吃的,就像茶树,该采摘时还是要采摘的,不采摘也是浪费。


因为蚌岗在路边,准确地说,是公路穿过寨子,带来出行方便的同时,也更容易带来传播性疾病。李振华说,自己家养的鸡全部死了,来这里玩以及穿过寨子的人比较多,带来了疾病;但另外几个在山谷里的寨子就没事,鸡是安全的。后来我在寨子里的另外几户人家采访时,发现还有鸡的活动,或许是李振华家紧挨着路边导致所养的鸡死亡吧。


李振华家的三楼有一块场地,堆着很多剥好的玉米。蚌岗有酿酒的习惯,几乎家家户户都酿酒,李振华说“外面的酒不安全,不敢买来喝。但只要是商品,就有勾兑、掺假的可能;寨子里的一些老人喜欢喝酒,但舍不得买价格略高的蚌岗自酿酒,而是买了勾兑的酒,所以他们喝酒后常常产生不良反应,比如青筋变得暴起,变得直直的。”


而自己酿酒则需要本地品种的玉米,李振华解释说,本地品种的玉米不好看,但酿出来的酒好喝;杂交品种的玉米好看,但酿出来的酒不好喝,所以他们不会用(杂交品种的玉米)来酿酒,而是用来喂猪。



午饭的时间很长,菜很丰盛,几乎都是肉菜,有小炒肉、炒猪肝、油炸排骨、哈尼族特色的烤肉以及红肉;而酒,则是一杯接着一杯,但喝的比较慢,都是小口喝,重点是聊天,酒与肉都是聊天的配料。在酒杯旁边,李振华的妻子为每人端上一杯茶,茶与酒,一柔一烈,却又相安无事,都是滋润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汤水,都成了人们沟通的桥梁。

文章评论

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
邮       箱:
评价内容:

验  证  码: 验证码
 

客服